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

醜陋的經濟奇蹟─華隆工會台北車站夜宿記

夜宿台北車站的華隆女工。
下班後,才匆匆趕到台北車站,已經是晚上九點。

苗栗華隆紡織頭份廠工會罷工第20天,兩、三百位成員準備夜宿台北車站大廳,原本也申請好了場地,但台鐵說,要等12點最後一班車走了之後、大廳沒人了,他們才能進去睡。

在等著進到台北車站大廳夜宿的這段時間,一位華隆工會的阿姨指著車站對面的飯店說,「如果可以在那裏面住一晚,不知道是什麼感覺?」

原本一群人就坐在車站外的花檯邊,你一言我一語的閒聊著,但花檯卻冷不防竄出好幾隻蟑螂和老鼠,大家嚇得連忙起身,再也不願回到那位置去坐。阿姨們議論紛紛,「台北怎麼有老鼠!」我們笑著回答,台北才多咧,車站人來人往,很髒的。

邊說著,心裡想著,台北的光鮮亮麗,只是虛假的表面,底下卻是個藏污納垢的萬惡城市吧。在這裡,有錢的大老闆可以丟著幾千、幾百個工廠員工不顧,在台北坐擁豪宅、吃香喝辣;官員、民意代表在殿堂裡舉行一場又一場公聽會、協調會,好像非常熱心,但搬出法條,他們也沒辦法解決任何問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一位阿姨說,「我雖然是沒有讀過什麼書的勞工,那些政治人物說的話我也不是不懂,聽到勞委會說的話,我都要嘔吐!」又說,立委不是本來就應該要幫我們做事,為什麼今天開公聽會完,我們拍手還要謝謝他幫忙、謝謝他給我便當,「我根本沒有拍手...」阿姨這樣告訴我。

綽號「妹妹」的女工說,「華隆裡面最多夫妻檔!」。80年代,許多正值青春年華的少男少女,以建教生的名義進入廠裡工作,在那裏相識、戀愛、共組家庭,原本以為夫妻都在這個穩定、收入又不錯的地方工作,對家計應是一大幫助,殊不知才沒過幾年,紡織業開始走下坡,在台灣關廠倒閉後,資金又全移轉到人力更低廉的國家去。更糟的狀況,就是像現在這樣,夫妻倆得一同參與抗爭....

罷工已經進入20天,阿姨們說,眼看一直待在苗栗,事情實在是沒有進展,大家才決定要上台北抗爭,希望多一點人知道、想把事情鬧大。但這筆花費也讓工人們更拮据了,連隔天要去翁大銘位在木柵住處抗議,都捨棄租遊覽車,勞動黨的幹部們教大家編成十人為單位的小組,分批搭捷運過去,一再叮嚀著要搭什麼顏色的線、要怎麼轉車,才不會走丟。

發生在好久以前,所謂的經濟起飛,正是這些工人們用青春歲月,忍受紡織廠裡嘈雜的噪音、燥熱的高溫,換來的。但國家、財團,留給他們的,卻是還不知道在何方的下半輩子。

「妹妹」說,從去年4月開始,資方就片面宣布要發七成薪,每個人不管年資,都只能拿到幾乎是基本工資、18780的月薪。她費了好一番力氣,跟我解釋他們的薪水怎麼算。她說,資方只願用18780的底薪來計算加班費,一小時竟然只有78元,遠比在其他地方工讀生還要低,而且六月開始,資方又以要節約省電為由,強迫他們一個月必需休13天(原本是休9天),但強迫放假不代表資方允許工人的產能減少,大家只好把自己的特休假拿出來抵。

在車站前的廣場,隨機問華隆的工人們,每個人的年資都是十年、二十年起跳,原本期盼著辛苦一輩子,領到退休金,可以鬆一口氣,如今化為烏有,連資遣費都不知道在哪裡。他們的小孩,大多也是七年級生,有人的孩子念夜校、半工半讀完成學業,也有人的孩子還在念書,知道母親遇到工廠欠薪、發不出資遣費的情況,跑到餐廳打工,希望減少媽媽的負擔。

問起孩子們是否支持她們抗爭,阿姨笑著說,「她只打電話來說,要我小心」。

「落水天,落水天,落水落到,我介身邊。
又冇退休,又冇資遣,留下來做,減工錢。
日夜打拚,做幾十年,可憐老工人,冇半點錢。
壞心頭家,避不見面,罷工抗爭,盼好天」


夜裡,華隆工人們的歌聲,迴盪在廣場上。

 
    華隆工人在台北車站前的廣場唱落水天。
 
因為是用客語唱的歌,我聽不懂,上前問阿姨們,歌詞是什麼意思。沒想到歌不只一首,她們從大包包裡翻出好幾首歌詞給我看,都是罷工20天以來,大家一起改寫的,反映她們的心聲。

「一間大公司,後生做到今,
天光上班半夜轉,賺冇幾多銀,
恁會華隆頭家冇良心,欺負老實人,
害我十年給佢騙不識,嗯彌權益哪位找」
(改編自一條花手巾)

「藍衫老工人,行到頭份鎮,
九百又六十錠阿,行行儘分明,
衫服燥又濕,手袖洗變新,
機台像大頭家阿,逼我行冇停,
做工做到手似抽筋腳骨又稱腿,
薪水緊來緊薄要我恁般過日子,
仰般心情緊來緊唔定,
就年講到裡下不結清,
驚有退休金,仰葛然哪?」
(改編自摘茶細妹)

她們解釋,「落水天」說的,就是下雨天,又遇到颱風,雪上加霜的心情,就跟她們現在的處境一樣。幾個阿姨們一邊翻著歌詞,一邊說,還有一首更可憐的,我拿給你看,瞬間一股鼻酸就要忍不住...

華隆工人的抗爭還在繼續。當你們歌頌著經濟奇蹟的時候,可否將工人用血汗換來的那一點殘羹剩肴還給他們?就算只是一點點也好,已經是無數家庭,全部的希望。


華隆工人心聲影片

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


華隆工人們整齊的唱歌、呼口號。
昂貴的飯店、高檔的百貨公司,都不是工人得以棲身的的地方。
廣場上,來聲援的學生圍成一圈、坐下討論。一對散步的情侶悠閒的走過,一邊好奇的望著廣場上的人群。


工會的戰報,罷工的天數還是用貼上去的,這個數字還在持續增加中。
北上抗爭,幾乎花去了工會大半的經費,工人們可說是背水一戰。
白天旅客熙來攘往的車站大廳,成了工人們棲身的所在,這晚陪著工人的,只有單薄的抗議布條。
夜宿的工人們,有人點起蚊香,也有人帶了小說,準備度過漫漫長夜。

分享

6 則留言:

  1. 「當你們歌頌著經濟奇蹟的時候,可否將屬於工人用血汗換來的那一點殘羹剩肴還給他們?就算只是一點點也好,已經是無數家庭,全部的希望。」照片真好,文字也好動人喔!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呵,都要感謝阿姨們願意告訴我那麼多自己的故事啊!

      刪除
  2. 請問一下這些叔叔阿姨們會一直待在北車大廳嗎?想買些飲料食物幫他們補充體力...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to熱心的匿名朋友:
      工會的成員現在已經回到苗栗頭份廠區,繼續在那裏罷工抗爭,
      如果想捐贈物資,建議你可以跟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聯絡
      聯絡方式在此:http://www.workersthebig.net/
      或者直接到頭份走走,聽他們說說話、幫他們打氣:)

      刪除
    2. 您好,我正在整理罷工事件始末,看到有朋友分享您的文章,因此想借用您的照片和部分文字,跟學生說明這件事進行的情況,可以嗎?

      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