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

勤墾溪州的友善小農─陳蒼鄢的安全無毒小黃瓜

在正式去拜訪陳蒼鄢之前,就已經先吃過他種的小黃瓜了。那是今年8月7號,溪州舉辦護水圳活動的日子,炙熱的天氣,烈日曬的人頭昏腦脹,雖然忙碌了一上午,肚子早就餓的不像話,卻什麼也吃不下。

突然不知道誰遞來幾根小黃瓜,說很好吃,一定要吃吃看。說來也怪,一咬下去,滋味清脆鮮甜,更不像一般的小黃瓜,會有一種讓人不喜歡的腥味,讓本來毫無胃口,也很排斥直接啃生小黃瓜的我,居然三兩口就吃個精光。

直到幾個禮拜前,因為去採訪溪州鄉公所推動托兒所食材在地化、地產地消的案例,才有機會實地到他的小黃瓜園一探究竟。



一走進溫室,陳蒼鄢正坐在溫室一角,就著矮桌用筆電,一見到我們來訪,他立刻笑著說,「我正在上網查一些病蟲害防治的資料」。而溫室的另一角,則擺放了一個大水桶,裡面裝了乳白色的液體,插了根打氣的管子,咕嚕咕嚕的冒著泡,他向我們解釋,這是他自己培養用來管理植株健康的益菌。

聽陳蒼鄢說著他如何用各種菌類,來維持小黃瓜園的生態平衡,達成無毒栽培的目標,很難想像他返鄉務農只是兩年前的事。

陳蒼鄢與他的小黃瓜園。
原本陳蒼鄢是位鐵工,做事謹慎、自我要求高的個性,使得他做的每個case,都比別人細膩。不過也因為這樣,他接案的費用也比別人高,使得到後來,很多案主根本不肯把案子整個交給他作,而先找做工比較粗的人先去做好,剩下的細部才請他去收尾,以減少費用。受不了業界這樣為了節省成本,不顧品質的作法,加上執著的個性,也不可能因此跟著隨便做做、削價競爭,陳蒼鄢在中年時毅然決定返鄉務農。而他這樣的性格,也完全反映在他在生產農作物過程中,處處皆經過嚴格把關,馬虎不得。

--

一般市面上販售、慣行農法所種出的小黃瓜,是極容易出現農藥殘留過量的作物之一,說實在,我也是比較常開始接觸跟農業相關資訊之後,才知道這樣的事實。而且平常小黃瓜又多作為生食、涼拌用,實在不能掉以輕心。

說起捨棄使用農藥、化肥來栽培小黃瓜的原因,陳蒼鄢不好意思的笑著說,也沒有什麼大道理,只因自己和家人平常在溫室裡工作的時間那麼長,農忙時期一天甚至得工作上12個小時,所以也希望可以有個健康的工作環境。

但聽著他這樣說,我們都覺得他真的太謙虛了。


聽他解釋著種植小黃瓜的種種,由於不願使用速成卻傷害土地的慣行農法,很多步驟全得靠人力完成,而他對植株和周邊生態的觀察,也十分細膩。諒我大多部分實在是聽了也消化不來,記下來的不多,但還是對於他認真「鑽研」小黃瓜的過程,感到不可思議。

翻開他的田間筆記,密密麻麻的寫著今天的天氣如何,因為天氣有點陰,所以施用哪種菌類,而天氣熱的時候,又要搭配哪些菌種,簡直像變魔術一般。

這都是最貨真價實的紀錄,陳蒼鄢說,檢驗所的人來拜訪的時候,他拿出這本筆記,跟對方抱歉,「不好意思,寫得比較亂」,但農改場的人一聽他這樣說,反而大為欣喜,「我們到過很多農友家裡,通常都有兩本,一本是自己看的,一本是看到人家要來檢驗,另外謄寫給人家看的!」

直接從瓜藤上摘下還帶著淡淡白色果粉的小黃瓜,我們和陳蒼鄢一起在溫室裡,品嘗這鮮甜的滋味。誰說農人要種給自己吃的菜,都是另外種、不灑藥的?來陳蒼鄢的溫室,他們自己吃的,跟賣給消費者的,品質都一樣,絕對是最好的。
剛採收下來的新鮮小黃瓜。

--

今年,陳蒼鄢發現,他與產銷班的夥伴們,種植小黃瓜時都特別難種,甚至在子葉期時期就發生感染病,有些農友應付不來,只好全部翻掉重做。陳蒼鄢觀察病徵,猜測應該是露菌病,但這種病害照理說,只會在出現成熟植株,因此當他這樣告訴農改場派來採樣的人員時,他們還不太相信。但回去一檢驗後,證實的推論沒錯。

問起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,陳倉鄢也無法給我們答案,他只說,過去過度仰賴農藥和化肥的栽培方式,已經對土壤造成太大的傷害,可能因此讓病蟲害產生抗藥性。幸好他在這兩年間下來,已經研究出一套健康管理的方式,也讓自己田地的土壤逐漸恢復自然的抵抗力,再利用各種自行培養的菌類來維持農園的生態平衡,雖然辛苦,卻能夠在環境出現異常狀況時,仍維持穩定的產出。

小黃瓜其實是很會長的作物,陳蒼鄢指著一條看起來才長到一半大的瓜,「這條下午就可以收了」,速度之快,我們都不太相信。「就是因為長得很快,瓜可以收成的時候,他的花還沒有掉,所以才會叫做花瓜」,聽他這番解釋,真的是長了知識。

目前陳蒼鄢的瓜園,最高紀錄一天還可以收到25箱(500公斤)的量,夫妻倆從早上五點忙到半夜兩三點,才休息一下子,又得起來繼續工作。除了採收、裝箱,疏果、檢查葉片生長狀態、人工除草等等例行的步驟,絲毫不能鬆懈。

剛長出來不久的小黃瓜。


小黃瓜的花。
但他們種出的小黃瓜,目前的銷售方式,仍然跟產銷班其他的班員一樣,集貨之後送到台北果菜運銷公司拍賣。而在拍賣場中,不論農友投注多少心血、採用慣行農法或是有機農法,最後往往還是依照農產品的外觀來訂價。

陳蒼鄢回憶,他返鄉從農的第一年,他的三個孩子一整個暑假都在瓜園裡幫忙,結果後來拍賣的價格卻只有一般市價的一半,「忙到都沒時間帶孩子出去玩,辛苦卻換來這麼差的價格,真的整個心都在淌血」。

拿了張最近才印好名片給我們,陳蒼鄢又說,在年輕人的鼓勵下,總算開始架部落格,但實在忙到沒時間寫文章來宣傳自己的農產品。

看著陳蒼鄢的妻子,從另一處園子剛結束採收工作,心想他們還有許多事情要忙碌,便暫時告別了他們,帶著剛採收下來的新鮮小黃瓜,步出溫室。

--


為了突破傳統「只看外觀,不問過程」的農產品訂價方式,陳蒼鄢在繁忙的農事之餘,也想辦法拓展通路,有空就親自跑市集,直接向消費者推廣理念,或者透過親友人脈,口碑相傳。本學期每個月在台大校園固定舉行的「彎腰市集」(今年12/18還有一次!),溪州鄉的攤位上,小黃瓜更是瞬間賣光的人氣商品。

除此之外,他也是溪州公立托兒所食材在地化改革過程中,供應食材的在地農家之一。正巧他自己最小的孩子,目前也就讀溪州鄉東洲村的托兒所,說起孩子在學校也吃得到爸爸種的無毒小黃瓜,讓陳蒼鄢感到很得意。

雖然不管是到市集銷售,或者供應溪州的十間托兒所,需求量都不大,但若如溪州托兒所正在推廣的地產地消模式,可以逐漸穩定擴大,對這些小農來說,將是一個能支持他們繼續實踐無毒栽培、友善環境理想的重要支柱。

分享

3 則留言:

  1. 陳先生我對種植小黃瓜非常有興趣也準備投入這個行業.現在正苦無人能技術指導希望陳先生能夠在技術上指導我好嗎?我姓游請與我聯絡謝謝靜候佳音我的信箱:road2996@yahoo.com.tw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游先生您好我是蒼鄢指導不敢當歡迎共同研究請電聯0933561757

      刪除
  2. 二林工商 同學2013年10月12日 上午3:19

    陳同學真是有心 我也兼職務農 不過 我是以休閒的心態從事農業 無法像陳同學一樣專精 加油 ~同學

    回覆刪除